pg电子,pg电子娱乐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pg电子官方网站!
办公系统

您所在的位置: pg电子  > 质量督导  > 每日督导  > 查看详情

以学生的发展为本!

编辑: 刘博       发表日期:2019-05-08 13:10:29

以学生的发展为本!

——《观察物体》观评课

  刘  博

4月26日,学校迎来了第二期“学习共同体发展日”,数学组卿灿丽老师在学校大礼堂给大家呈现了真实而不乏精彩的一堂移植课《观察物体》,其原型是由逸夫小学竺新波老师执教,清晰的结构、有挑战性的设计以及精彩的呈现给前往学习的团队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于是也就有了卿老师这样一次勇敢地尝试。

对于本堂课,个人从三个方面谈谈自身体会。

一、    学生学习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我虽然没有亲历逸夫小学竺新波老师的原型课,也没有进入内观组近距离感受学生的学习历程,但是我在现场也确实感受到了学生学习遇到了阻碍,教师的串联也不再显得那么从容。那么造成这样的一个“两难之境”的真实原因是什么?“两难之境”是否意味着学生学习并没有真实发生或者说深度学习没有发生?

 《观察物体》是小学阶段“图形与几何”板块中“图形的认识”部分的重要组成内容,小学阶段的教材根据儿童已有的经验及心理发展规律按从易到难螺旋上升的编排原则优化了知识结构,分三个层次编排:第一层次(二年级上册):辨认从不同角度观察到的简单物体,头脑中建立表象,能够根据直观立体图形进行想象;第二层次(四年级下册):分辨不同方向(前面、侧面、上面)观察立体图形得到的形状图,建立几何直观;第三层次(五年级下册):由建立的几何直观进行空间想象,通过逆向推理,根据观察到的形状图还原立体图形。这样按梯度编排,循序渐进地促进学生空间观念的发展,提高学生的空间想象能力。所以,个人认为本节课学生学习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学生思维能力的发展与内容要求的不同步”,二年级学生仍处于具象思维的形成时期,几何直观以及空间还原能力作为一种更高层次的思维能力,对二年级学生来说本身就是一项挑战,而这节课的设计亮点也正在此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但无论成败,对学生来说都是一种真实的学习,挑战性的学习往往不会“一帆风顺”,但却能引领学生进入思维的更深处,这何尝不是“深度学习”的一种体现?

 

二、    老师做了什么?

移植课最难的就是抉择:照搬还是改编?这往往是上课老师的痛点。就好比你得到了一个菜谱,照着做,你担心做不出那个味道,不照着做,你总觉得不是那个味道。其实,无论怎么做都是自己的味道。你照搬的了教案,却照搬不了学生。我比较欣赏卿老师的一点就是,对于照搬还是移植,她有着自己的看法。它能基于学情,立足学习者特征以及自身对于学共体的理解来改编这节课。原来设计中的激趣引入和从不同角度观察物体,她进行了删除和简化,这是二年级上册的内容,学生是学过的,因此可以用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后期的探究,这是她对学生学情分析后的一个改变,个人认为并无不可。与此同时,她试图通过三个任务探究来完成学生向几何直观以及空间还原能力的挑战,细细来看,其设计是用了心的。三个任务即“三放三收”,每一个任务都经历了“独立思考——同伴交流——动手操作”的过程,这个过程完整的形成了“与自己的对话——与他人的对话——与客观世界的对话”,充分调动了学生的主动性与创造性,营造了民主开放的学习氛围。

佐藤学说:真正的学习是一种对话与修炼的过程。他将其概括为与客观世界、与他人、与自己的三位一体的对话活动。这节课,老师作为一个串联者,努力使课堂成为师生、生生以及与知识之间的一场对话。

 

三、    本节课缺失了什么?

佐藤学教授在他的书中谈到:很多“热闹”的课堂中,教师所追求的是一种虚假的主体性,“所提出的问题缺乏挑战性,并不能引发深度的思考以及互动,并没有实现有效的学习”,也很难形成“可信赖、可迁移、可持续的真实学力”。

本节课卿老师试图通过有冲刺挑战性的问题将学生从已知世界带向未知世界,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缺失了多样思维的碰撞,使得学生在新的经验与能力的形成上显得后继乏力。

 

 

【后记】

帅常凯督学说:“评价一节课,不仅要从微观的角度来分析,还要从宏观的层面来把握”,个人非常认同,我要补充的是:“评好一节课其实是很难的,学习共同体基于焦点学生学习历程的观评课,从微观上由‘观教’变为了‘观学’,给执教者提供更为安全的环境的同时也将我们的观课视角带入了全新的领域;但是我们似乎从未思考过‘基于教师构课历程’的观评课,更多的是仅凭最后的呈现来予以评价。虽然全程参与执教老师的构课历程这几近不现实,但我越发觉得观评课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在洞悉学生的学习历程的同时还要洞悉执教老师的设计意图、背后的思量与取舍等等,这真是一件‘专业的事’”。

个人思考,仅供参考。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