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电子,pg电子娱乐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pg电子官方网站!
办公系统

您所在的位置: pg电子  > 质量督导  > 每日督导  > 查看详情

她为什么在大陆上课很紧张

编辑: pg电子       发表日期:2018-05-28 15:37:10

周末休息,在手机上翻阅自己在微信公众号上订阅号上的文章,台湾著名语文教育专家、台湾师铎奖获得者李玉贵在第十届“新经典”大讲坛上的发言给我很大的震撼,她直言:“我在大陆上课很紧张”。

我们来听听她为什么紧张?

在大陆上课,“因为只要发言的小孩说得比较慢,只要他说得磕磕绊绊、支支吾吾、断断续续,马上就有十几个尖子生争着举手。这时候,如果老师没有专业自主又喜欢热闹的场面,他就真的会去点其他举手的孩子,还会对原来发言的孩子说一句:下次想好了再说。”

这样的场景我们的课堂上不是一直是这样做的吗?特别是在公开展示课和竞赛课上,老师害怕冷场不都是这样做的吗?这样产生的后果是: 发言比较慢的同学说得磕磕绊绊、支支吾吾、断断续续,已经是他这辈子想得最好的时候了。他正在努力搜寻、组织、关联你的话题跟他的思绪的关系,他试图将零碎的思维片断组织成语言来跟大家沟通。但老师马上点了别的同学,而且别的同学回答得又快又好。于是这个小孩就只能得到一个很差的自我印象,尽管老师和同学完全没有恶意,但事实上他会越来越不爱讲话。

老师和学生在课堂上怎么进行听和说?李玉贵老师与佐藤学教授的对话给了我们答案。佐藤学说:如果每位老师每天在课堂都跟学生示范如何听,再小的声音老师都愿意听,说得再断断续续的话也耐心公平地听,这样我们的小孩每天就在看如何听,久了他就会听。他的意思是:老师自己不是一名好的示范者,却还在怪小孩不会听。是的,孩子是我们教出来的,最没有资格批评小孩没能力的就是老师,他们的不足正是我们专业成长的空间。什么叫听?佐藤学老师说:听是建立学习关系。追问:那差生怎么教?佐藤学老师回答说:那你就听他会到哪里。

她举了自己在日本曾听过一节三年级的数学课的例子:两位数乘以一位数。先出两道题:第一题是71×8,第二题是56×8,请用竖式把答案算出来。日本老师一开始完全让学生自己去算,大部分学生都算错了,一个班大概只有六到八个人算对。这是佐藤学老师一直强调的:课堂应该有三成的时间去挑战学习,即不教简单的内容,给学生一定的空间去伸展跳跃。

课上到一半时,有个小女孩突然站起来说:我可不可以发言?大家回答她:好,请讲。她说:我用了平常的算法,可是算到中间就出问题。同学问她:你出了什么问题?她走到台上算给全班看,每算一步停下来跟全班核对一下:6×8是48对不对?这时候老师不见了,其他同学自己会回应她:对!你看,当老师没有强势地发挥主导作用时,学生可以充分互学,话题可以进行,彼此可以互相解难。老师越强大,学生就越不尽他学习的职责。

小女孩继续说:6×8=48,所以我在个位上写下8,但剩下的40,我不知道写在哪里?于是全班好多学生很开心地附和说:我也不会我也不会哎!这就是让人安心的课堂,而我们的课堂呢?小孩花很多力气把不懂憋在心里,不懂装懂。其实,小孩的不懂一定要说出来,这样才会发现好多人跟他一样不懂,这样他就会很安心地去弄懂。

会听,敢说,还要能等。我们往往是没有耐心等待的,学生稍微一慢就觉得冷场。心里的假想,最好是前面的人刚说完,后面能够马上接上,等三五秒都觉得漫长。大家想不到的是,那三秒、五秒的等待其实非常值得,即便是几十秒也很值得。要建立学习共同体,需要改变的地方很多很多:谁在说话,为什么要聆听,怎样温暖地等待,等等,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研究自己的课堂,请记住:修,是为了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