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电子,pg电子娱乐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pg电子官方网站!
办公系统

您所在的位置: pg电子  > 质量督导  > 每日督导  > 查看详情

用一辈子学做老师

编辑: 李蓉晖       发表日期:2018-09-10 08:15:04

周五下午,适逢某初中放假半天,因为临近教师节,八达小学又成了答谢师恩的聚集地。鲜花、小礼品和如花的笑靥在操场上随处可见,引得低年级小朋友睁着好奇的眼睛打量着这一切,想探个究竟。被簇拥在人群中的老师,自然成了明星一般的主角,平时的辛苦、牢骚都不见了踪迹。我想,这就是教师这个职业“累并快乐着”的“快乐”之一吧!

回忆起二十多年前,其实我并不是心甘情愿当老师的:一是自认为脾气不太好,怕忍不住体罚学生;二是一直以来并不是喜欢和孩子打成一片。所以,我觉得从性格与兴趣这两个方面来说,我都不适合当老师。但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你越不喜欢什么越做了什么,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在当时中专生极其吃香的年代,为了保险起见,我考了舞蹈特长,因为身高差了一厘米的缘故,要加特长分必须得报师范专业。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迈进了师范院校的大门。巧合的是,加了特长分,我的分数与中考七门的总分一模一样。

在我们读师范时,并不分学科专业的,毕业出来被称为“万金油”,也就是说,让你教什么你就得教什么。但即便如此,教师的基本功培训与师德培训却是很受重视的——三字一话必须人人过关;即使是五音不全、动作极不协调的男同学,也要坐在琴房中把规定曲子拿下,麻着胆子红着脸也要把一支支儿童舞给跳下来。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学校会定期请来一些已经毕业的优秀校友,通过事迹宣讲的方式让我们了解到教师职业的清贫与富足,让我们树立扎根农村的教育理想,培养我们奉献基础教育的高尚情怀。说真的,每次听到这样的报告,我都会被故事中那些背着孩子上学、踏着泥泞互学、走家串户劝学的校友们所感动,也可能是因为接受了这些教育,我对从事教师职业也变得没那么排斥了。

正式参加工作走上教师岗位,我们这些中专生一般都还只有十八、九岁,学校虽然也会说**老师是你师傅,但实际情况是,教学基本靠悟,管理基本靠碰。只要你肯学肯干,又有强烈的责任心,成为校内的名师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记得,那时的我因为学历不高,必须要靠自学考试来提升,所以基本上每年的三、四月与九、十月,除了上班就是看书,今天之所以还能站在讲台上与孩子们一起探讨语文,没被赶下台,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当时的自学。除了这几个月的集中式学习,我的大部分时间就都是花在学生身上了。

我所在的学校是一所大型国企的子弟学校,当初自己在那里读书,回来后又就职于那里,走路上班只需要不到十分钟,每天早出晚归,可以与出巢归巢的鸟儿们一道。因为跟父母住一起,家务是不需要我做的,所以自己的一切时间都可以给学生。跟现在一样,那时,年轻的语文老师是一定要当班主任的,除了教语文,我还教思品、社会,而且这两科也要参加考试。当学生家长没有时间或精力管孩子,孩子不懂不会的话,我会把孩子留下来帮他背书,有的时候还带他回家进行辅导,当然,还要负责他们的晚餐。我的父母人也极好,除了免费包晚餐不说,责任心极强的老爸还会与我一起去辅导后进生,因此,即使晚上需要家长上门来接,他们也乐此不疲。直至调到株洲工作,刚来的前几年我还保有留学生辅导的习惯,硬是后来有某同学的奶奶接孙子不能忍受久等,几次向学校告状,我的这个特点才慢慢地随形势而改过来。没办法,“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周六,参加荷塘区教师节庆祝活动,认真聆听了几位宣讲人介绍的优秀教师先进事迹,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极有爱心、耐心和责任心的教育人。可以说,没有爱便没有教育,这句话就是真理。

也就在这一天,我读到了一则新闻——在第34个教师节来临之际,为表彰于漪老师为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作出的卓著贡献,上海市政府研究决定,授予于漪同志“教育事业杰出贡献奖”。

于漪是谁?“她1947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教育系,从事教育事业近67年,写下400多万字的论文专著,上了近2000节的公开课,她的名字和语文和教育紧紧联系在一起,获得了来自政府和业界的所有荣誉,赢得了同行和学生的一致尊敬。她的一生都在三尺讲台坚守,胸中却怀有江河世界,她是一名真正的老师,是整个中国教师群体心中的偶像。”

有人问,教育是什么?大家说,教育就是当一个人把在学校所学全部忘光之后剩下的东西。可于老师教过的学生却可以在十几年后再来看望老师时,还能把她当年在课堂上将过的话一字不差地背出来,甚至能记起当初的板书。于漪说,“学生的天就是你的天下,学生都是你的儿女。”因此,于老师会为了一堂完美的语文课,用格物致知的探索、血肉交融的感应来砥砺前行。她回忆说,“在备课时为了改自己的口语,我真的把每一句话都背出来,每一句话都写出来的,写出来以后再修改,规范的书面语言,改造自己不规范的口头语言,背出来再口语化。每天早上走一刻钟的路,都是脑子过电影,怎么讲,怎么开头,怎么铺展开来,怎么样形成高潮,怎么结尾,我是把它当成艺术作品来教课的呀!”以至于一位青年老师从1976年开始听了3000节于老师的课,都没有发现她上课有过任何重复的内容,哪怕是同一篇课文的教学,第一遍、第二遍、第三遍,都没有重样。

于漪一生尊重两位教育家,中国的陶行知和前苏联的苏霍姆林斯基。受苏霍姆林斯基的影响,于老师认为,教育就是要同孩子的心弦对准音调。这一辈子,于老师没有骂过任何一个学生,没有挖苦过任何一个学生,她认为,做老师必须有宽广的心怀,要包容各种各样的学生,要走到学生的心里头,与他平起平坐,体会他的情感,体会他的想法。因此,于老师会把调皮到“爸爸都不要”的孩子带回家,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地来爱他。

不仅如此,于老师还善于研究总结,她根据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完成了《现代教师发展丛书》《现代教师学概论》等多部著作,成为了全国第一个教师学研究会的会长。既便如此,于漪老师仍说:“我要做一辈子老师,用一辈子学做老师。”

行文至此,我不禁有些赧然了。虽也经常被学生所崇拜,被家长所感谢,但跟于老师的学识、境界比起来,那还差了个十万八千里。曾记得,师范学校的醒目处经常可见这八个字:学高为师,德高为范。看来,为师者,不仅要将这八个字看在眼里,还要记在心上,要心存敬畏地用一辈子来学做老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