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电子,pg电子娱乐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pg电子官方网站!
办公系统

您所在的位置: pg电子  > 质量督导  > 每日督导  > 查看详情

真实的触动

编辑: 李蓉晖       发表日期:2018-12-10 16:05:29

李玉贵老师说我与学困生有缘,我报之以苦笑,无可言说。

从上周四开始,我就与学校另外14位学习伙伴来到了上海,参加由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学习共同体研究院、中国教师报等多家单位共同举办的学习共同体全国教育峰会。这次的会议主题为:倾听儿童声音,重塑教育愿景。

在这次活动中,我作为一名普通的观课者,分别在两堂语文课上随机性地观察到了两名学困生最真实的学习,由此产生的内心触动绝非这几千字可以表达。

                           自信的沦陷

    我观的第一堂课是一节四年级的语文课——《真实的高度》。执教老师来自另一个城市,跟孩子从来没有接触过,因为缺少对学情的了解,所以,老师上得辛苦,孩子也学得困难。

坐在我身边孩子名叫卓恒,是个男孩。为了不打扰到他的学习,我提醒自己只看不说,用蚂蚁之眼来观察他的学习过程。其实,我真的希望,能透过他的神态、言行,感受到他从学习中获得的快乐。可是,理想美好,现实骨感——

    镜头一:课始,老师让孩子们默读课文,从文中画出成语,并且填写于括号之内时,尽管卓恒的速度没有别人快,别人写出7个时,他才写出5个,而且当中还有几个不是成语,但是,他究竟还是写了。

    镜头二:全班分享交流环节,卓恒虽然也在听同学的汇报,但是没有做补批或是订正。

    镜头三:老师让同学们默读课文,联系上下文,找出一些证据来理解文中特别值得研读的两句话,卓恒此时已无从下笔。他始终埋着头,尽量压低着自己的身体。从这时起,他再也没有真正地参与学习。

    无论是后来进行文章内容的补充还是补白文中主人公的心理活动,卓恒根本无法下手,一个字也没有留下,好像这些教学内容的完成都与他无关。

    镜头四:老师让全体学生读心理活动的旁白部分,开口读书本不是一个技术活,但卓恒此时所表现出来的神态更加让人难受。他虽然张开嘴巴,与别的同学一起做着动作,但我在他的身边丝毫听不到一个字的声音。他不时用眼睛偷偷地瞄着我或者是身边的其他老师,让我感觉我这个观课者在他的身边就好像是一个特务存在。我知道,他的舒适感荡然无存,安全感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在这一节课上,他的自信彻底沦陷了,没有学进去任何东西。

    有了这堂课的观课阴影,我决定在第二天的观课前,先与被观察学生来个友好互动,以期培养良好的关系。

                             痛苦的沉默

    第二天,我走进的教室是由当地学校的一位老师执教三年级的《动物的休眠》一课。临上课前,我与我的观察对象——有着可爱小鼠牙的苏沅小朋友打了个招呼,我友好地对他说:“我能坐在这里吗?”他笑了笑,同意了。很幸运的是,我和李玉贵老师观察着同一组,而且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我们还碰巧观察着同一个孩子。

    前30多分钟,苏沅一直没开口,不发言也不举手,这让我心里觉得有点失望。

    4:02  学习出现了转机。老师让同桌两人互相说一说蝙蝠是怎样冬眠的?因为老师在黑板上有相关的提示,苏沅等同伴说完,自己终于开了口,除了漏掉了四个因素当中的一个因素,其他要素基本上能够在板书的提示下讲清楚。

    4:17  当老师让四人小组内成员相继交流分享海参是如何夏眠时,苏沅所在的小组成员开始轮流说。我发现,同伴在说的时候,苏沅用身体压住了书本,头低得很下,没有看书,倾听效果也不太好。三位小伙伴都说完了,轮到苏沅来说,他迟迟不开口,一会儿用手捏住自己的两腮,一会儿用手撑住头部。这时,令人感动的一幕出现了,组内同伴开始鼓励他——有一名女生问他:“你想用哪一种方式说呢?是想简单地说还是生动地说呢?”苏沅没有作答。另外一名女生为他起音:“预备——起。”苏沅还是没有开口。这时,本组的一位男生有点急了,他说:“他不会说。”与苏沅面对面的女生听到了这一句话,提示另外一位女生将刚才所说的内容重复一遍,来给苏沅以示范,苏沅也没有说什么。这个女生复述自己的内容时非常温暖,也非常清楚,即便如此,在她说完以后,苏沅仍然选择沉默以对。

    在这种沉默中,苏沅的幸运之神降临了——老师叫停了这个学习活动。也就是说,即使有同伴帮助,直到最后,苏沅仍然没有说明海参是如何夏眠的。

    老师一宣布下课,苏沅将书本重重地拍在桌面上,感觉如释重负。与之前相比,判若两人。也许,他对老师宣布下课,已等待多时。也许,这节课相对于他而言,就是熬过来的。

    在观课分享环节,我遗憾地向大家表达了我的观课感受,这也就是李玉贵老师为什么有文章开头那一说的原因。

只要在教学一线,大家都清楚,每个班都会存在这种或多或少的边缘化儿童,如:那些在学科学习中有困难的儿童、不能融入课堂教学的儿童、难以参与课堂学习的儿童。创造合作学习的教师,往往把边缘化的儿童作为课堂沟通的中心来对待,而要进行以边缘化儿童为中心的教学,这就需要教师对每一个学生的尊严有深切的体验和共鸣。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自己。之前,每天行走于课堂中的我,对于学困生的无奈是深有感触的,有时甚至会生气于他们的不听课、不参与,但对于每个边缘化儿童的困难有什么、在哪里、需要何种帮助却很少研究,还总以自己的行政事务太忙为由让自己的内心得以释然。是的,他们可能是没听懂,可能是反应慢几拍,可能因自尊心强而不敢表达,但,我对于他们每一个不同的个体,有过深切的体验与共鸣吗?我想,曾经过去的时间,我真的无法保证。

在这次真实的观课体验中,我有遗憾,但也有收获。如果不是让我连续碰见两个边缘性儿童,如果不是让我近距离去观察他们、分析他们、感受他们,我何来现在的理解与触动呢?李玉贵老师说得好,学共体课堂所观察到的就一定是精彩吗?就一定会看到真正的学习在发生吗?不是的。我们学共体的课堂精彩,可不可以不由老师的点拨而唤醒?可不可以源于同伴的帮助,源于自己的顿悟?

对于这些边缘性儿童,他们更需要教育机会的平等,更需要来自于老师和同伴的尊重。当然,这个过程可能无法用一个固定的或绝对的时间来予以保证。

在本次大会上,中国教师报的褚清源主任用非洲的一种草来比喻我们今天所做的努力,这种草叫做尖毛草,是非洲大地上生长的最高的毛草之一,有“草地之王”的美称。毛尖草的生长过程可用“怪异”来形容。在最初的半年里,它几乎是草原上最矮的草,只有一寸高,人们甚至看不出它在生长,那段时间,草原上的任何一种野草,长得都要比它旺盛。 但在半年后,在雨水到来之际,尖毛草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以每天一尺半的速度向上疯长,三五天的时间,它便会长到一米六至两米的高度。经科学家研究表明,尖毛草其实一直在生长,但它不是在长身体,而是在长根部。在长达六个月的时间里,尖毛草的根部长得超过了28米,无声无息地为自己的将来做准备。当蓄积了足够的营养和能量后,尖毛草便会一发而不可收拾,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一下子长成“草地之王”。

今天,我们借学共体改革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吹嘘、不张扬、不泄劲、不放弃,都是在帮助学生蓄力。希望有一天,我们也能看到,在八达浸润过的孩子能够如尖毛草一样,在各自的领域中都能生机勃勃,勇迎疾风!

注册